餐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餐椅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江一麟修船进京的启示

发布时间:2020-07-13 16:26:59 阅读: 来源:餐椅厂家

瓜田推荐辞:这是一则挺好玩的明代小故事。一个被调到中央的地方官,自己花钱修船,发现修理工给贴了一倍的钱,又立即补上。殊为难得。更有趣的是,老婆对他用一部分实物来补修船的费用很不满意,他马上又用银子上。这种干部有值得学习的地方。

江一麟纪念馆之敦伦堂

偶读清初作家龚炜所著《巢林笔谈》,里面一则“官夫人劝廉”的故事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原来,明朝官员江一麟任地方官时颇有作为,在百姓中享有贤良方正的声望,因此,他“以贤牧升部郎”,因为做地方官优秀而得到提拔,被擢升为中央某部郎官(相当于中央部委级干部)。接到皇帝的命令后,江一麟即刻整理行装,准备乘舟北上,进京就职。

他取出俸银10两,令州民赵锷把船稍事修理。启程时,他偕同夫人登舟,看到船被大修了一番,禁不住吃了一惊,就问赵锷花了多少银子,赵锷回答说:“花了10两,正好与大人预先给的银子一样多。”江一麟不信,认为10两银子不够,便暗中查问各类工匠的费用,结果发现赵锷“实倍之”(实际上用了加倍的钱),即花了20两银子,也就是说赵锷还倒贴了10两。于是他随即取银6两,又加上30把扇子,2斤墨,估计这两样东西可折银4两多,一并交给赵锷说:“这是补给你的钱,如果有多的,你再退还给我。”(“余者偿之”)赵锷坚决不收,但在江一麟的一再坚持下只好收下。

面对10两纹银的超支,匠人赵锷情愿倒贴,这固然反映了老百姓对“父母官”的感激和爱戴,但作为一个真正爱民的清官,显然不会心安理得地坦然接受。因此,这才有了江一麟随后的偿还举动。对这笔修船账,他计算得明明白白,补偿得清清白白,没有倚势贪占小民的劳动血汗。在封建专制的黑暗时代,作为江一麟这样的部级高官,也算是做到官清如水了。

但是江夫人却有另一种看法,她对江一麟说:“既知十两,即当如数偿之,而别以扇、墨酬其劳,可也,何靳此?”用现在的话说,你既然知道他贴了10两银子,就该照数补给他,再另外拿扇子和墨酬谢他的辛劳就行了,何必这样吝啬呢?听了夫人的话,江一麟不禁脸上羞得通红,“亟以四两补之”,急忙拿出4两银子补给赵锷,赵锷更加不敢接受,江一麟生气地说:“乃使我不如一妇人耶?”(你是存心让我不如一个女人么?)

在封建男权中心社会,“妇人之见”历来被人们鄙薄为无足轻重的“短见”,况且此时江一麟做了高官显宦,他能接受夫人的一番“劝廉”之辞,而且知过即改,应该说是难能可贵的。而江夫人在这件事上并没有“妇随夫唱”,她毫不顾忌丈夫的颜面威严,要求丈夫严以律己,宽以待人,真正做到廉政爱民,不要多占百姓一丝一毫的便宜。你看她的几句表白,坦诚公允,公私分明,朴实得体,一则施惠于民,安抚民心,令人折服;二则又维护了丈夫为政清廉的名声,实在是一种对丈夫爱之深而责之严的明智举动。看来,这位“官夫人”的“妇人之见”,确实胜过了做官的“须眉”,简直要让“官丈夫”汗颜。

晚明官场,贪污腐败之风习习,江一麟能够做到居官清廉,除了靠自己对良好官德的孜孜以求,亦与其“贤内助”的支持分不开。试想,假如其后院有一个利欲熏心的贪婆,眼睛老盯在银票上,而他又不能自律,那么他就会变成一个恃权而贪的贪官。不过,就江一麟“修船进京”这件事来看,其官德修养也是在不断克服私欲中才趋于完善的,为官者如果没有高度的廉洁自律意识,任凭别人怎样“劝廉”,也不可能把自己炼成两袖清风的清官。(作者:邓忠强;来源:学习时报)

汾阳制作工作服

加格达奇工服订做

大冶西服设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