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餐椅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吴以桥连云港是中亚最便捷的出海口

发布时间:2021-01-25 10:19:05 阅读: 来源:餐椅厂家

吴以桥:连云港是中亚最便捷的出海口

专访连云港市委常委、市政府党组成员、港口管理局局长吴以桥:“连云港是中亚最便捷的出海口”。  从我们了解的情况看,国家层面一直重视支持连云港的区位优势和发展前景,江苏省委、省政府对连云港推进“一带一路”建设也给予了鼎力支持。国家在2014年底下发了“一带一路”战略规划,在这个规划中,连云港的地位和任务十分明晰。

从来没有“没有”过。  用两个否定,意味着肯定。第二个“没有”,实质上是“没有缺席”。这是连云港市委常委、市政府党组成员、港口管理局局长吴以桥对“一带一路”战略发布以及国家发改委解读后两个时间节点上连云港暨江苏是否“被提到”专门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解释。  事实上,这也是连云港地方政府首次就这个话题的公开回应。  在回答了这个“大家都关心”的话题后,吴以桥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回顾了连云港与中亚多国之间的历史合作,并强调,连云港一直是作为中亚和中国中西部的“出海口”地位,“这也可以解释哈国铁在中国东部地区广泛调研,最后形成共建连云港出海基地的国家决议。”  时间回溯到2013年9月7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与哈萨克斯坦总统会面时首次提出了“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倡议,并且亲自见证了“一带一路”战略提出后首个项目签约——中哈物流基地——承载地在连云港。  “这奠定了连云港在新亚欧大陆桥沿线城市中的影响力和号召力”,吴以桥表示。接着,连云港在哈国以及沿线城市相继召开了推介会。  吴以桥特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明,中哈物流基地是在两国元首的共同见证下签约以及启用的,其中,象征基地正式开始运营的“推杆”的动作是由两国元首在上海通过视频连线的方式完成。  吴认为,连云港上下都已经意识到,“一带一路”对城市发展是“千载难遇”的。  现在的问题是,作为中国首批沿海开放城市的连云港,在省内经济总量可能被“最末城市”超越的现实下,怎样来抓住这个机遇?  围绕着诸多话题,连云港市委常委、市政府党组成员、港口管理局党组书记兼局长吴以桥接受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专访。  1。连云港在“一带一路”中是浓墨重彩的  《21世纪》:尽管国家发改委对《愿景与行动》(指《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编者注)进行了解读,但与我交流的连云港干部仍以一种玩笑式的口吻说“我们在‘等’里面”。  吴以桥:外界对“一带一路”与连云港之间的关系的解读有误解之处,原因是很多人不了解或了解不多。  你说现在迫切需要连云港市委市政府“以正视听”,我想说的是,我们“从来没有‘没有’过”。  从1992年新亚欧大陆桥全线贯通开始,连云港就开始了与中亚地区的紧密合作。也就是说,以哈萨克斯坦为主的中亚国家,就一直利用了连云港作为他们的出海口。  所以,我们从来没有“不在‘一带一路’的战略中”。  我的理解是,“一带一路”战略从根本上是一个“通道经济”,从《愿景与行动》纲要看,新亚欧大陆桥在4个经济走廊中排在首位,也意味着连云港要发挥更大的作用。  《21世纪》:但前后的“有与无”的变化多少会对干部群众的信心产生影响。  吴以桥:我想是时候可以对外披露一些消息了,从根本上对这个话题来个最终的解释。  其实,从我们了解的情况看,国家层面一直重视支持连云港的区位优势和发展前景,江苏省委、省政府对连云港推进“一带一路”建设也给予了鼎力支持。国家在2014年底下发了“一带一路”战略规划,在这个规划中,连云港的地位和任务十分明晰。当然,这个文件是有密级的,一般人不易看到。  这其中,对连云港的表述其实是浓墨重彩的。  首先,连云港在新亚欧大陆桥经济走廊九大节点城市中排名第一;第二,明确提出支持连云港中哈物流基地建设;第三,明确提出了支持连云港上海组织出海基地建设。  《愿景与行动》未具体公布,但若仔细分析就可发现,李克强总理出席的上合组织总理第13次会议上,就已经可以看出这个基地是在连云港的。这也是对以连云港为主要承载地的中哈两国合作的一个回应。  至于沿海港口群城市的说法,从我们的交流看,国家发改委相关官员提出,连云港已经是新亚欧大陆桥的首要节点城市,并且是首批国家沿海开放城市,因此也就没有必要再重复了。  所以,一个城市在同一个国家战略中已经出现了三次,不能再多了。我想,关键还是看“怎么干”,这比是否“点到”更加重要。  这样回答,你满意了吗?(笑)  2。从物流上升到经贸  《21世纪》:从市委、市政府的分工看,你主要负责“一带一路”战略的落实和执行。因此,我和市委主要领导联系采访时被告知“找你聊最好,最能说清楚”。  吴以桥:(笑)贵在行动。至于怎样做,我想从中哈物流基地的运作来解释。  中哈物流基地投资30亿元左右,一期工程双方共同出资6亿元,在连云港并不是特别大的项目,但两国元首却在8个月内两次共同见证,也就是说这个项目的意义大于本身,不仅仅在“物流”上,实质上体现了国与国的关系。  现在,中哈物流基地发挥的作用已远远超过预期,现在看来在这不到1年的时间就已经饱和,集装箱中转总量已经超过15万标箱。  哈国是最大的内陆国家,每年粮食的出口需求非常大,出口量占到总产量的五分之二左右,因此连云港就是哈国的粮食口岸。现在在物流基地边上我们正在建设一个粮食中转基地,按每年可周转粮食300万吨设计。  2015年3月底,哈国总理会见连云港负责人,双方就下一步的合作再次展开深入交谈,总体上是从地方合作上升到国家合作,从物流合作上升到经贸合作。  《21世纪》:我听说连云港想仿效“中新苏州工业园区”来塑造和创新与哈国的合作。  吴以桥:确实如此,我们现在已经开展了这方面的研究。  《21世纪》:中新工业园最大的一个政策是增值税12.5%部分省级不集中,全部下放地方,由此给地方注入了强劲发展的根本动力。  吴以桥:毕竟时代不同。上级支持中新合作园区的政策只能当作参考。我认为在以自贸区为主的深化改革中,可以创新和研究的地方很多,特别是围绕“港口”。 合作将充分借鉴中新园区的创新理念,开拓新的开放合作发展模式,构建物流中心,票据结算中心和金融服务中心。  3。中亚最便捷的出海口  《21世纪》:有一个话题我特别想知道,为何连云港作为沿海首批开放城市一直没有真正发展起来。  吴以桥:这其实是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这是由自然赋予的特殊禀赋决定的。  连云港港口在山和岛之间,因此,台风吹不到,是长年不冻不淤的天然良港。但这个特殊性也导致了港口没有广阔的腹地,被云台山给天然地阻碍了,所以多年来临港工业并不发达,工业上不来,总量就不占优。  “十二五”期间,在江苏省委、省政府的支持下,我们修建了两条过山通道,打通了港口与腹地的链接。  作为港口城市,我们最大的特点是海铁联运和海河联运,因此,过山通道完成后,意味着“物流集合体系”的完成。当然,从生态环保的角度出发,下一步也在研究通过皮带运输的方式过山。  从港口穿越云台山后,我们初步规划了45平方公里面积,专门用于与上合组织成员国之间的合作。现在,根据我们与哈国的战略协议,首先启动的就是2500亩的中哈连云港贸易物流园。  《21世纪》:与中亚其他国家的合作如何?  吴以桥:除中哈合作外,与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俄罗斯、立陶宛等都已经开始,比如,去年中亚五国驻华使节组团访连时,乌国代表来港就表示想搭顺风车,提出利用连云港进行中转,预计每年会有4万标箱过境货物;与俄罗斯正在探讨建设核电产业园的可行性,因为连云港有核电站;与新加坡PSA的合资公司已成立,新国占49%。今年初,连云港开通至哈国阿拉木图的双向对行出口国际班列,每周三列,最快运时仅六天,目前运行势态良好。  总体上,连云港是中亚最便捷的“出海口”。  《21世纪》:一直热议的中日韩自由贸易区,目前进展如何?  吴以桥:2013年11月,在连云港召开的中日韩泛黄海经济技术合作交流会议上,连云港被确立为日韩货物进出中亚市场的最佳推荐港口。连云港与韩国每天都有直达客货滚装班轮,中日合作也在积极推进,下一步东向开放的空间一定会进一步拓展。  4。不能人为阻碍市场的发展  《21世纪》:作为对通道经济的理解,有一种说法是,一直以来国家对连云港的支持并不明显。我想问的是,为何如重庆、郑州等城市利用大陆桥就开通了直通欧洲的班列,而连云港已经搞了23年还没有,你们对此有时间表吗?  吴以桥:这是一个非常现实的话题,也牵涉到当下以及长远的发展。  如果要算经济账,那么,开通直达欧洲的班列成本太大了。  已经利用陇海兰新线开通到欧洲的班列的城市,其实质上是在地方政府的大量补贴下才得以形成的。根据我们的了解,地方的补助约3000美元/标箱,以一列车100个标箱以及每周三列车计算,是一个非常庞大的数字,这不符合市场规律。  当然,能够开通,短期会有一定效应,长远来看还是要按市场规律办事。  很难对这样的抢抓机遇的方式做个评价,但在十八大之后,在厘清政府与市场的关系上,我认为要尊重市场经济规律,不能人为破坏经济发展的秩序。当然,人家做到了,你就要服气。  《21世纪》:当时就铁总涨价和改线,你们也向铁总提出了意见,后来怎么协调的?除宏观经济因素外,很多业者告诉我2014年连云港港口吞吐量有所下滑与此有很大关系。  吴以桥:我们要有所作为,加快经济发展,运价应该调低一些,否则货物都走北线(西伯利亚亚欧大陆桥),那么我们的竞争力就会进一步下降,连云港的发展会被人为阻碍。资本是逐利的,中国区域发展史上类似的事情是有经验教训的。  事后,铁总出台了补贴政策,但算总账看是杯水车薪,甚至可以忽略不计。  所以,连云港要在“一带一路”战略中发挥更大的作用,离不开中央和省的支持。  5。港口的新定位  《21世纪》:那么,要抓住“一带一路”的机遇,连云港的发展思路是否有调整?  吴以桥:我们提出了三大转变。  其一,要将区位优势转为经济优势,其二,将运输优势转为交通优势,其三,将港口优势转为产业优势。  我想,其核心仍要以产业来带动。这方面,我们从去年开始就已经布置了。  《21世纪》:港口仍是城市发展的核心,这几年分管港口的市委常委就换了好几个。  吴以桥:新一届市委、市政府领导班子已对港口的发展形成了决议,目前连云港组合大港业已形成,一港四区,实行“四统一分”管理体制,即统一规划、统一品牌、统一建设、统一运营,分四大港区走差别化发展的路子。所有港口的协调管理,由港口局主导,区分四大港区施行功能互补协调发展。  就连云港区本身,重点发展集装箱,主要散杂货物将从其他港口走;赣榆港的定位是产业港口,预计“十三五”会达到1亿吨的吞吐量;徐圩港走综合港的路径,主要支撑石化、钢铁等重工产业,这是国家定位的7大石化基地;灌河港,则是定位海河联运的枢纽,为周边地区以及长江经济带提供出海支撑。

天津订制工装费用

T恤衫定做

订做长袖衬衫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