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餐椅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疾病方程式中爱的解码[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19:52:23 阅读: 来源:餐椅厂家

div>

因为相爱,所以相守,即使疾病来了,他们也一起承担。

他陷入一场看似无望的单相思,疾病给了他“机会”,让他赢得她的爱情。婚礼上,一首动人的歌曲,代表着他无怨无悔的爱恋;

她患了白血病,生活顿然索然无味,身为恋人的他想方设法让她快乐,甚至让她忘记自己是病人;

他即将走完生命历程,她帮博士丈夫完成最后的心愿,让他带着她的爱静静离去……

疾病意味着不幸,我们身边却有这么一群人,用各自的方式淡化这份不幸。如果说疾病是一个复杂的方程式,那么爱便是其中的一个解码。

追逐一生,和你一起枯萎也不悔

婚礼上,陈生推着林菲出现了,戴上假发套,略施粉黛,林菲依然美丽。那晚陈生唱的一首歌,便是网络歌曲《两只蝴蝶》。他觉得是在用心表白:“……追逐你一生/爱恋我千回/不辜负我的柔情你的美/飞越这红尘永相随/等到秋风尽秋叶落成堆,能陪你一起枯萎也无悔。”

陈生爱上林菲的时候,并不会料到此后的爱情之路会走得如此艰难,甚至可以用危机四伏来形容。当然更不会想到,若干年后出现的一首网络歌曲,竟然如此贴合他的心境。

准确点说,陈生最初的爱,只是暗恋,只是躲在无人处的浮想连翩。他和林菲是同一家公司的,他是财务主管,林菲是公关策划。林菲似乎永远都是那么仪态万方,出现在哪里,哪里就是阳光灿烂。林菲的周围自然追求者云集,陈生自叹不如,只能默默欣赏“心上人”。两人倒是有过一次牵手,有次在走廊相遇,林菲的鞋跟扭了,摔了一下。陈生慌忙上前搀扶,碰到她绵软细腻的手脸就红了。林菲笑着说了声谢谢,那天她的笑容便成了他心醉不已的回忆。

然而两年前的一天,林菲突然从公司消失了。迟钝的陈生直到几天以后才获悉,林菲是得了可怕的白血病,去了邻省的部队医院治疗。陈生像突然遭受雷击一般,发了一天呆。再以后,风尘仆仆的陈生突然出现在林菲的病床前。两人同样吃惊。一个月不见,曾经那么美丽的林菲居然如此苍白憔悴,却也更楚楚可怜。林菲的床前没有鲜花,而此前的情人节,她收到的玫瑰足以开个小花店。这个世界现实得有点冷酷,一夜之间,那些曾经狂热的爱慕者全都销声匿迹了。两滴清澈的泪水滚落林菲的脸颊,没想到第一个来探望的,居然是往日素无交往的陈生。

陈生谎称是出差到此,此时他还无法真实面对心底的感情。林菲的父母是海边的渔民,眼下正值汛期,无法脱身前来。看着眼前孤独无依却又憔悴不堪的梦中情人,陈生刹那间做出了人生最重大的抉择:辞职,到林菲治病的城市生活,照顾她。陈生忽然间有一种舍我其谁的凛然之气。他辞去的是一份月薪6000元的职位,到这个中南省城当起了风雨飘摇的保险推销员。几乎所有人都说他精神错乱了,父母的“永不原谅”更成了他一辈子无法愈合的伤痛。好朋友问他:你这样做,究竟想得到什么?陈生显露出一种很单纯的微笑,说:为什么我们光想得到?为所爱的人作点牺牲是心甘情愿的。能服侍照料林菲,我会觉得很幸福的。好朋友摇着头苦笑说:你以为她会接受你的这份好意吗?

果然,当林菲得知他的真实意图,先是捂着脸哭了,然后便是大爆发,骂道:你是我什么人?想来就来吗?强迫我接受你的同情和怜悯。你这个无耻的家伙,你是来看我笑话的吧?滚,快滚,我永远都不要看到你这个丑八怪!陈生被骂懵了,回到暂住房里脑子一片空白,痛苦不堪。然而第二天早上,他又满面笑容地提着早点出现在病房里。林菲很意外,但仍给了他一个冷脸。陈生仍天天来。一个星期后,林菲忽然一改往日的冷漠,微笑着对他说,谢谢你的好心照顾,我会永远记在心里的。你做得已经够多了,该回去了,别耽误了你的前途。我的病好不了的,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陈生说,正因如此,你更离不开我了。我决定了的事,不会后悔的。我会和你一起战胜病魔的。

此时医院打算给林菲采用新的治疗方式,但费用昂贵,被林菲拒绝了。陈生“冒失”地以未婚夫的身份在治疗方案上签了名,同时给林菲的医疗账户打入了5万元。这已是倾其所有了。林菲知道后哭着说,你为什么这样做?你太傻了,不值得的呀。

在此后的两年里,除了走街串巷推销保险,空余的时间陈生全用来陪伴林菲。不谈爱情,没有花前月下,有的只是林菲病情的反复,感受到的只是生命挣扎过程中的惊悸和恐慌。长久的相处,林菲越来越依赖陈生,一到时间,急渴的眼神便投向门口。陈生来了,林菲的神情便焕发出生气。两人的心也在潜移默化中贴近。陈生说得最多的话是:别害怕,有我在呢,一切都会好的。林菲说得最多的是:你又瘦了,你太辛苦了。世界上不会有这样的情话,但这正是世上最动听的声音。

2005年春天,林菲的病情略有好转,陈生送上一枚普通的白金戒指,说,嫁给我吧。林菲瞪大了眼睛说,你疯了,我是快死的人,我什么都不能给你呀!陈生诚恳地说,你我都需要有个名分,结了婚,我能更方便地照顾你。确实,对他来说,结婚并不能让他享受多少爱的权利,也仅仅意味着能更方便地照料林菲,一个他深爱痴爱的女人。林菲哭着接受了,所有的辛酸和感动,都在此刻涌出。

婚礼上,陈生推着林菲出现了,戴上假发套,略施粉黛,林菲依然美丽。那晚陈生唱的一首歌,便是网络歌曲《两只蝴蝶》。他觉得是在用心表白:“……追逐你一生/爱恋我千回/不辜负我的柔情你的美/飞越这红尘永相随/等到秋风尽秋叶落成堆,能陪你一起枯萎也无悔。”

所有人都在流着眼泪为他们祝福,祈祷。

新娘依偎着新郎流着幸福的泪。对她来说,这一刻便是永恒了。

(桑陌)

牵着爱,一起走过命运的悬丝

从我进屋流室的第一天,胡浩就用红色白板笔,在屋流室外的玻璃墙上画画给我看。他画日历,写上天气情况,画雨点和大大的太阳;他还画了喜马拉雅山,画中他和我一前一后在登山,俩人的位置每天都在往上移动,直至到峰顶我们露出雀跃的表情。他一边画,一边用鼻子贴着玻璃给我作怪脸。

我的身体在短短一个月中垮掉,头痛,再到胸骨痛、背痛、腰痛,以至于无法走路。从上海到广州的老家,一家家医院看过来,都查不出病因。直到2001年7月30日,我在广州被确诊患了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

31日中午,知道我因病住院的当即,胡浩就从上海飞来广州,带了他独一无二的爱情。我接到他的电话。他问:“你想我吗?”我说:“当然想了。”当时我正躺在病床上打点滴。“那我马上就到。”“可你还在上海呀。”“我会变魔法,只要你想见我,我立马就出现。”我还想说什么,一个影子在我跟前晃过,手机里他的声音近在咫尺。我觉得奇怪,抬起微闭着的双眼,顿时惊讶得说不出话来,继而泪如泉涌。

他就站在我面前,得意地冲着我笑。从那天开始的一年里,他自始至终陪伴着病中的我。

其实那时候我与他的关系充其量也只是恋人而已,他没有义务要照顾我,更不必负任何责任。一个年轻气盛的男子,看着自己原本健康美丽的恋人一头浓密的长发在几天之内全部脱落,一张瘦长的脸庞变成了肿胀的圆盘大脸,每日躺在病床上疲惫不堪、仪态全无,他却没有厌弃,反而更加当成心肝宝贝地时刻呵护着,无微不至。

化疗的日子心情总是郁闷的。有一天,一早起来我就情绪不好,因为没有合适的衣服穿。天气太闷热,衣服不透气,出了汗以后衣服潮乎乎的,很不舒服。等我吃完早饭,他说他要出去一趟,中午他回来了,手里提着一个袋子。我没好气,绷着脸正想问他跑到哪儿去了。我的话还没出口,他就迅速打开袋子,把里面的东西展示在我眼前。原来他给我买衣服去了,是两套带有莱卡的灰色运动装,还有两条头巾和一顶帽子,都很漂亮。戴上那种有碎花的漂亮头巾,我的心情立即由阴转晴。

胡浩的长发让他在医院显得有些异类。一个小护士追着胡浩问:“你干吗留这么长头发?”胡浩脱口而出:“为了给她做假发呗。”小护士望着我:“真的?”我说:“真的。”小护士一脸羡慕的表情:“他对你真、真是太好了。”回到房间,我俩乐得人仰马翻。

胡浩让我把病房生活当作平常日子。我们谈论的话题仍然海阔天空,常常一起翻阅《国家地理》杂志,圈圈点点,计划着下一站去哪里旅行。

在我住院45天后,哥哥姐姐和我进行了骨髓配型。幸运的是,三哥的骨髓跟我完全相配。我用三哥的外周血干细胞做了移植手术,手术非常成功。

从我进屋流室的第一天,胡浩就用红色白板笔,在屋流室外的玻璃墙上画画给我看。他画日历,写上天气情况,画雨点和大大的太阳;他还画了喜马拉雅山,画中他和我一前一后在登山,俩人的位置每天都在往上移动,直至到了峰顶我们露出雀跃的表情。他一边画,一边用鼻子贴着玻璃给我作怪脸。我躺着安静地看,边看边笑,我明白他用意;无论多苦多难他会一直陪在我身边;要我坚信自己完全能够闯过途中的险阻登上峰顶。

我的病一天天康复了。2003年10月的一天清晨,胡浩推开窗户看风景,漫不经心地转头对我说:嫁给我吧,我们一块儿过。一副知道我不会拒绝的模样,完全没有想象中的浪漫和惊天动地,可是我还是被狠狠地感动了,他是在娶回一生的负担啊。

一般情侣的海誓山盟、情浓蜜意,我们一样都没经过就结了婚。回想起来竟然也不怎么遗憾。婚后的我们,在生活并没有太大变化。两个人住在一间租来的房子,简易的家具,墙上挂的都是旅途中的照片,丝毫没有新婚的痕迹,倒像是一间男女混住的宿舍。胡浩还是如从前一样,长发飘飘,自由来自由去,满脑子天马行空。受家累的悲戚眼神,在他身上怎么也找不出来。在家里,我叫他老公,他叫我老婆,有点俗,可我觉得无比动听。

不同的生命存在不同的悲苦和喜悦,而我的丈夫给我的,真正是不一样的生。(陈冬芹)

永别之前,圆他最后的梦想

我搀扶着文强,鼓励他用钥匙打开房门,一个紫色的家呈现在面前:紫罗兰色的窗帘在微风吹拂下轻轻摇摆,紫色的沙发罩和靠垫泛着迷人的光芒,就连床上用品也是文强最喜欢的紫色。客厅、餐桌和床头柜各摆放一个插着数支百合的花瓶,所有百合的黄色花蕊都已经剪去,因为文强对百合花粉过敏。我轻轻地说:“我们的家。”

被学校公派到韩国留学的第三个星期,文强腹痛难忍去了医院,结果查出是肝癌晚期。

从电话里得知这个消息,我懵了,眼泪如泉涌。我到机场接我的丈夫,长海医院的救护车已停在那儿了。文强躺在担架上被抬下飞机,我扑上前去,把头深深埋在他的手臂上。

如果,我们的生活稍微安稳些,或许文强也不会这样。5年前,我和他相继考上了武汉大学的硕士研究生;两年前,我们又一前一后到上海来读博士学位。读书这5年来,为了省钱,我们一直住学生公寓,分住在男女宿舍楼里。我有时偷偷地到他的房间里过夜,他总轻搂着我说:“蓉蓉,等我毕业了,一定给你弄套漂亮的房子。”可如今,这天还没有到来,我们却要面临生离死别。

医生说,文强最多还有3个月。我没有昏倒,因为我不能。父母在千里之外的老家,我倒了谁来照顾他呢?我向学院提交了暂缓修学分的申请,然后开始整日整夜地陪护文强。

文强想吃我做的饭菜,我就在医院附近租了一套一室户。每天早晨一醒来,就以最快的速度冲进菜场买菜,买好菜再赶紧回医院。通常,我总是等到文强醒来,喂他吃过早饭,料理完一切,然后再赶到出租屋里做饭。文强每顿都吃得很满足,不停地夸奖我:“还是老婆的手艺高。”他也很疑惑:“你干吗这么紧张,我到底得了什么病?”我淡然一笑:“医生不是说了吗,你肠胃不好,需要精心调理一段时间。”“真的?”“真的!所以我才厚着脸皮借用同学的厨房啊。等你出院以后,我们还得好好谢谢人家呢。”出租屋小小的厨房里,没有空调,抽烟机也坏了,我顾不上这些,正午和傍晚时分,我总是不停地在煎、炒、煮、炖……想着文强的病,我的脸上常常湿湿的,说不清是汗滴还是泪滴,这时我总是迅速地擦掉眼泪。我不能哭,因为带着眼泪做出来的菜也会苦。

文强一天比一天消瘦,眼睛深深地凹下去,肚子却肿得大大的。住院不过一个月,他已经没有多少力气说话了,大出血让他尤为虚弱。我常常能察觉他盯着我看,那是一种充满怜惜的眼神,更多的是迷茫和无助。我那曾经自信满满、说话快捷有力的丈夫也学会了发脾气,再美味的饭菜也提不起他的胃口了,他再三问我什么时候可以出院……我心如刀绞,却只能编造着种种谎言哄他。

医生发出病危通知。我再也隐瞒不了了。那个午后,我紧紧地握着他的手,第一次在他面前放声痛哭:“我们回老家吧。”老家,有我们的儿子和父母双亲。

回老家后,有了父母的帮助,我空闲多了。那些天,我几乎跑遍了同学和亲戚的家,目的只有一个,恳求他们将房子借给我两天。很多人得知我想带即将离世的丈夫在房子里住两天,立即就回绝了。正当我几近绝望时,终于一个以前的同事打电话来,说他们一家人可以出去旅游几天,让我去拿钥匙。

医生同意我接文强出院在外面住一晚。叫上一辆出租车,我们带着儿子直接去了同学的家。我搀扶着文强,鼓励他用钥匙打开房门,一个紫色的家呈现在面前:紫罗兰色的窗帘在微风吹拂下轻轻摇摆,紫色的沙发罩和靠垫泛着迷人的光芒,就连床上用品也是文强最喜欢的紫色。客厅、餐桌和床头柜各摆放一个插着数支百合的花瓶,所有百合的黄色花蕊都已经剪去,因为文强对百合花粉过敏。我轻轻地说:“我们的家。”他的眼睛湿润了。

我扶文强在宽大舒适的沙发上坐定,儿子乖巧地坐在父亲旁边:“爸爸,你要看哪个台,我帮你调。”我则在厨房里为一家子的中饭忙活开了。中午我邀请了公公婆婆一起来吃饭,尽管大家都身心俱疲,但约好的,今天是一家人的聚会,谁也不提伤心事。

那天,文强精神特别好。晚上他静静地躺在我的怀里,乖得像一个孩子。他谢谢我给了他家的感觉,然后絮絮叨叨地叮嘱我,上海生活压力太大,以后还是回老家的大学当教师好;找一个脾气好一点的做丈夫,学历比你低一点没有关系……

第二天,文强被紧急送进医院,他再也没能出院。他走后,我在枕头下面发现了一封信。“蓉蓉,这些日子苦了你。我对不起你,没有能够让你过上好日子。惟一庆幸的是,我的病不会拖很久,不至于让你太累。原谅我走了,原谅我再也不能陪伴你了。谢谢你……”文强,为何要走得如此匆匆?你知道的,若能够选择的话,我宁可一辈子照顾你、守着你。

泪眼婆娑中,我和文强在校园里共同度过的那些美丽时光一一闪现:我们一起骑车去上课、一起去食堂吃饭、一起坐在草坪上晒太阳、一起打羽毛球……(宁眉)

七嘴八舌疾病来了,你会如何选择?

分手派:

爱他,就放开他——如果疾病成为一种累赘,两个人生活质量都会大大打折扣,如果是这样,我会选择离开。当然,如果患病的那个人是我,我也一定会选择让他离开。爱他,就应该减轻他的负担,让他过轻松幸福的日子。

分手后,用另一种方式爱他——两个人分手未必不是好事,分手后还可以继续照顾关心他(她);如果硬绑在一起,说不定到最后两个人都后悔。

坚守派:

快乐相伴——如果真心爱一个人,那我一定遵守自己的诺言,陪伴她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不管她变成什么样子,不管她得了什么疾病,物质上、精神上都尽自己所能,尽量让她快乐吧。

爱情最伟大——疾病中的人最需要的就是爱人的关怀,我想我不会离开,要知道,那是你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啊,疾病在爱情面前终归渺小。

名人夫妇如何面对疾病

纳什和艾丽西亚

纳什是一个数学天才,新婚妻子艾丽西亚怀孕数月后,他患上了妄想型精神分裂。每天,他的脑袋里都会冒出千奇百怪的念头,他一系列怪异的作为让艾丽西亚吓坏了,她一度离开丈夫。但当她知道原来这一切都缘于疾病时,她又重新回到他的身边。

艾丽西亚把纳什从精神病医院接了回来,让他和自己以及儿子住在了一起,他们唯一的经济来源就是艾丽西亚做电脑程序员的微薄收入。艰难的生活、幼小的儿子、病重的丈夫,这一切并没有让艾丽西亚对纳什失去过耐心。她说:“他的整个人——他的优雅、英俊,还有他的风趣,所有这些都深深吸引了我!不管他是什么样子,我都一样爱他。”30年的光阴,让艾丽西亚从一个美丽女人变成了老妇,纳什最终也获得了新生并成为1994年的诺贝尔奖获得者。在瑞士诺贝尔颁奖礼上,纳什致辞感谢妻子艾丽西亚:“生命中最重要的是,我拥有一生的爱。如有什么可记录的话,那是因你,我的爱人,你是我一切的动力。”

丛飞和邢丹

十几年来,丛飞共资助了178个贫困山区的孩子,累计捐助款300万元,而他自己却过着无比简单清贫的生活。2005年4月,丛飞因胃癌住进医院。

进手术室门口回头向妻子邢丹及其他朋友挥手时,丛飞面带笑容;在麻醉师要给他进行插管麻醉时,他面带笑容;胃癌手术后不久,他就到隔壁的病房里现身说法,鼓励病友们树立信心,战胜病魔。他还用那沙哑的声音为病友讲笑话,模仿滑稽动作,让久违的欢笑声又重新回到病房。丈夫的善良和乐观深深地打动了邢丹,她说,我相信,我的丈夫能挺下去。

丛飞曾经给好友留下遗言:“邢丹与我夫妻一场,跟我过着清贫的日子,吃尽了苦头。她还那么年轻,我死后,你们大家一定要做通邢丹的工作,让她把(肚子里的)孩子打掉,便于她以后的生活。”然而,邢丹却坚决不同意:“他除了这个胎儿,已经一无所有了。无论如何,我都要把他生下来……”她也反对丛飞把睿睿(丛飞和前妻的女儿)送到辽宁农村的要求,说无论将来怎么样,都要将她带在身边,抚养她成人。开朗乐观的丛飞不禁悄然落泪:“如果说善有善报,上苍给了我丰厚的回报,那就是让我娶到了一个好妻子。”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