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餐椅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乐视网李黎互联网用户更关注的是诚意新日

发布时间:2020-01-16 02:20:17 阅读: 来源:餐椅厂家

文/三声

作为自制女王,李黎的每一次转身都足够吸引眼球。在她从传统媒体人向互联网媒体人转变的同时,视频网站也经历着从内容引进到内容反哺的转变。

李黎的这一站是乐视,乐视网内容高级副总裁兼总编辑。又一次出乎意料的选择。刚到互联网时,她曾经吐槽,“互联网这啥速度啊。”但命中注定,她再一次任职视频网站的内容总编辑,并全面负责乐视网内容生态的构建和多维度运营。

不理解李黎出走的大有人在。李黎的公开履历显示,她曾在电视台、影视公司等内容制作平台任职;于优酷土豆任职期间,她打造了《晓说》、《侣行》、《男神女神》等多档不同类型的网生综艺,也正是她与团队的全力投入,令网络综艺的理念得以发酵成熟。

从传统媒体转型的李黎热衷挑战自我,这正是所有人都质疑她离开老东家这一消息真实性的缘由:一个被称为 “女王”的人,似乎没理由不受到BAT之间相互征伐的有趣战场的诱惑。但人们或许低估了李黎的愿景。

新的运营理念、新的管理模式。颠覆传统的乐视生态形成以用户体验为核心、对“平台+内容+终端+应用”进行垂直整合的结构体系。而这对于李黎而言是与《侣行》类似的选择:她可以借助新的平台,再一次以开拓者的身份轻装上阵。

以下为《三声》独家对话乐视网内容高级副总裁兼总编辑李黎。

Q:三声

A:李黎

如今,一切都已尘埃落定。转投乐视的李黎迅速投入到新工作中。她即将面对的是乐视庞大的生态体系——李黎用“烧脑”和“新鲜”来定义它。曾经一度被视为“做节目的”李黎,这次除了内容以外,“更多要考虑的是如何跟生态结合,把整个平台运营好。”

Q:过来已经有几个月了,现在感觉怎么样?

A:忙,烧脑。

Q:怎么烧脑?

A:乐视的战略布局比较大,跟以前视频网站有一些区别,它有自己的生态,销售电视、手机等,这跟原来做传媒的纬度不同。

Q:你到乐视的时候,是怎么被说服的?

A:一开始我是拒绝的,后来无意中看到了贾总所讲的乐视垂直生态,慢慢产生了好奇。我现在也觉得未来的内容是会和终端紧密相连的。来乐视后发现原来我是平台思维,现在我需要的是产品思维,在终端里把应用、内容完全一体化为用户服务。

Q:这边的工作会比以前要更加考验你的综合能力。

A:它更考虑整个生态:手机、电视是一种逻辑;作为平台是一个逻辑;作为应用又是另外一个逻辑。它很多逻辑是商界售卖的逻辑,比如明年全球化输出海外的战略。对我来说,这些非常新鲜的。

Q:来乐视后,目前的精力主要还是放在自制上吗?

A:应该是内容的多维度运营。其实之前也管运营,所有频道定位,PC转移动端等,还有自制。可能因为做的自制节目火了,标签就重了。哈哈。

自制内容是最直接输出媒体平台品牌理念的,湖南卫视最早建立它的品牌定位也是从《天天向上》和《快乐大本营》开始的。所以我到乐视后,首先做自制内容来引导用户对内容品牌的了解。这是第一步要做的事,其他更多要考虑的是如何跟生态结合,把整个平台运营好。

乐视现在的生态是改变人的生活,那么通过内容怎么改变生活,是我们要思考的,未来乐视网的内容服务性更强。

Q:你觉得乐视网用户的特征大概有哪几个关键词?

A:CMO张旻翚总结的更透彻一些,他说第一是看《甄嬛传》的一批人,女性观众;还有一批就是拥有乐视网股票的男性;另外还有乐视超级电视的高端用户,最早的那批用户一定是互联网行业里比较先锋的一类人。

Q:您在乐视网做内容的思路是怎样的?

A:抓住服务生活的内容方向往下做,一个内容如果做好的话,周期应该是两年。

“我希望未来做的内容能更有实用性。” 从《晓说》、《侣行》开始,反感一味教化式风格节目的李黎就一直尝试着以新的节目形态抓住用户诉求。11月3日,在乐视网2016年的资源推介会上公布了李黎加盟后的自制首秀:《你看起来很好吃》。与一般美食节目不同的是,李黎将以往实用的风格一以贯之,另外还加入了高颜值、明星、娱乐化的新鲜元素。

Q:每个公司基因是有很大不同的,当你在梳理整个内容战略时,跟之前的做法有哪些不同?

A:的确是完全不一样。优酷是ugc最大聚合平台,我希望通过UGC获得更好的素人,把有才华的素人包装成名人,让更多的用户知道自己原来也可以被关注。在乐视网,我更多是希望通过内容能改变生活。比如我现在做得这个美食节目(《你看起来很好吃》),我希望除了有才华的厨师告诉你如何更方便更有营养的烹饪美食,还告诉你现在流行的生活方式,还可以做到即看即买。

Q:为什么刚到乐视网,就选择从美食节目入手呢?事实上,市面上美食节目太多了,五花八门。

A:吃是人的天性,而且我做的美食跟别人的不一样,我不认为中国做一个教你做饭的节目会火。尤其是互联网时代的都市人群,不是会经常做饭的那种。但是有一类人群,如果让她知道吃什么会健康,我什么时候能高逼格地把这饭做的好,对很多人来说,做饭是情感的表达。其实我做的美食节目,不是美食节目而是生活方式,比如教你在吃这个饭的时候到底配什么样的音乐,你应该在这种环境下营造一个什么样的环境,是满足女性幻想的东西,美食只是一个外衣。

Q:接下来在内容的策划上,你会怎么样满足这种服务性呢?除了美食节目还会有什么样的节目?

A:其实人的诉求除了观看行为,可能更多的是实用。我希望未来做的内容能更有实用性,围绕人的衣食住行。除了美食之外,我可能还做更美的,比如说化妆、服装,服务性更强。

Q:除了上面你说的这些,会有脱口秀节目吗?

A:也会有,都在逐步的开发研发中。你看我以前的项目也不是量产化的,所有的东西一定要了解透了才做。像做高晓松《晓说》时,跟他聊了四个月,天天就不停的聊,把他了解的更透了之后才开始录制。很多人也许觉得《晓说》是一个脱口秀,其实是一个真人秀。在梳理主持人的定位,他优势在哪,把最闪光的一点放大。

Q:你还是会把自己更擅长的一些节目形态的内容,带到乐视这边来。可以这么理解吗?

A:可以这么说。我自己内心从来没有归过类,《晓说》定位他是脱口秀,其实真正想告诉大家,世界是多元的,希望在互联网用户多去放眼看世界,多纬度了解世界,认知世界。互联网的用户比较年轻,他们不接受教化式的,而且非常逆反,所以用平等的视角、平民的语态去引导他。我特别反对那种装X形式,要教化谁,真诚的表达,真实的承现才是用户喜欢的。

回归互联网怀抱是场硬仗。李黎说,“(互联网自制节目)投入三四千万左右的成本是最容易收益的,是收支平衡最合理的价格,因为互联网用户关注的不是有多高的投入,而是关注你有多真诚。”

Q:现在整个内容制作团队,大概是有多少人。

A:现在还刚刚开始,人手还是很紧张的。所以我们忽然启动一个这样大型的真人秀节目,而且中韩合拍,很多规则又不一样,还要梳理,压力很大。

Q:互联网自制节目最均衡的成本是怎样的?

A:投入三-四千万左右的成本是最容易收益的,是收支平衡最合理的价格,它平衡或者盈利空间更大一些。其实投入多少并不是主要的,因为互联网用户根本就不关注你有多炫,他关注你的真实状态,你这个人是否有才华,他最关注的是真诚。所以不管费用还是成本,我会更多的在这些层面来考虑支出。而且互联网用户很垂直,我更希望主打垂直内容。自制可能投入没那么大,但是它周边延伸的生态会很多元。

Q:最开始视频网站的自制剧更多还是一些小型化的网剧,现在大家都开始做户外真人秀节目,这个难度是要远远高于以前的。

A:“户外真人秀”这几个字是我起的。《侣行》比《爸爸去哪儿》要早半年多,那其实是户外真人秀的开始。当时也没想太多,只是《晓说》用户开始关注高晓松去的那个国家的人文地理。通过大数据能感受到用户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数据曲线可以体现。我觉得所有的形式,无论是室内还是室外、棚拍,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观众想看什么,你就让他看到,观众喜欢什么我就做什么。所以节目模式对我们并不重要。更不会跟着卫视走,而是我们跟着用户走。

Q:最近有没有研究国外一些做得比较好的节目?考虑如何和对方合作。

A:国外模式开始更多注意力在中国,开始对移动化的,为手机服务、为互动服务的研发。但国外主要还是电视媒体垄断的,它的付费制度非常完善,他们不需要像中国的互联网一样想尽方法去完善去达到收支平衡。所以在互联网的互动型开发模式我们国内更激进,像乐视这种生态国外是没有的。KBS来访问乐视时,为乐视生态鼓掌,会后还咨询经验。日本的媒体机构也在了解我们的乐视大屏,这种生态中国更超前一些。

Q:在移动端我们是领先他们的。

A:中国最大的问题是如何让它迅速产业化和规模化。国内大家是各自研究,快速迭代。但是在国外,会更深度开发,并孵化成产业,规模化,这可能是差异。我们接下来内容会与国外的公司更多的是共同研发。

Q:你怎么看目前视频行业整合的趋势?

A:整合对于整个市场来说不是坏事。互联网讲的就是合作、共赢然后再分享,降渠道让大家使用的更方便。所有人做的事,归于一切都是为了用户有更好的体验。乐视超级电视、乐视超级手机可以联动,都是为了用户的体验更好。大家都是各自按照自己的战略去继续往前走。

Q:目前不少视频网站都在增加付费的内容,乐视网这边会是什么样的?

A:会员方面基于生态,一定会有更大的空间。

小的方面,现在内容会员可以提前观看全集的,这将是一种常态。

大的方面,乐视网与硬件打通,可以给用户更多的增值服务。比如说买电视如果是会员获得更多优惠,再买手机优惠比例加大,看内容更是多层增值。当它做成一个生态的话,这种收费和会员就会更实用。

名医汇

网上预约挂号服务中心

名医汇

相关阅读